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8

甜甜的苦澀

當媽媽好像與無止盡的等待相輔相成,等待她睡著,等待她起床,等待她吃飯刷牙洗臉穿衣服,等待接送,等待上課,等待下課 ,無止盡的等待,直到不再被需要,不再必要。加入學校的義工媽咪只為了可以在學校看看她的機會,希望她獨立卻也希望被寵愛,希望她自由呼吸卻也希望她懂得自我要求,約束。想給她這世界上一切美好的事物,但也希望她具有與這世界的黑暗戰鬥的能量。當媽媽令已經非常矛盾的自己,更加自我懷疑,痛苦時更痛苦,矛盾時更矛盾。只是,奇異的是,只要她經過時,與我揮揮手,吹一吹飛吻,回一回頭,笑一笑,竟然就可得到平靜與滿足。快樂的輕而易舉令人想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