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May, 2016

這一刻,妳在想什麼

姑媽手中一本中村仁一的大往生,我手中一本托爾斯泰的復活,彷彿約好了一般,我們都還在找答案, 但我們只能等待,等待死亡的到來。 腐臭的氣味,太遲的呼喊,漸漸消失的肌肉,富有的過去,無感的現在,和即將沒有妳的將來。 就讓我們握著妳的手,就讓我們開扇窗,插盆花吧; 就讓我們進進出出,開開關關,繼續笨拙的猜呀; 就讓總是太遲的他來吧?
畢竟,雖然妳將從人生這齣戲退場了,我們卻還是得繼續粉墨登場,當妳的雙手每每在空中揮舞的時候,姑媽說那是妳在睡夢中做著運動,大伯說那是無意識的生理反應,但我卻覺得那是有個性的妳,在叫我們一一fuck off 的message, 畢竟死亡的路上,妳還是得一個人走。 妳最好的朋友,那對跟著妳們一起撤退到臺灣的夫妻,眷村裡最美麗的女人,那個獨子出車禍的讓她倆白髮送黑髮的女人,妳說過,她走的時候,握著妳的手,說她的一生,什麼都沒有; 而妳,生了四個兒女,九個內孫外孫,大家最愛的都是妳,卻也在還有意識的時候,跟姑媽說過,妳的一生,什麼都沒有。
曾經的喜怒哀樂, 曾經的悲歡離合, 曾經的恩義情仇, 這一刻,妳在想什麼?
我在想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