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anuary, 2015

Mrs. Dalloway said she would stay in a hotel by herself

育嬰假過後,發現每天除了上下班搭公車或火車的時間可以看看書,聽聽音樂或有聲書外,在家裡幾乎ㄧ點點自己的時間都沒有了,每天下班回家不是被小孩黏著(陪玩陪吃飯陪洗澡陪讀陪睡.....) 就是要準備晚餐,做家事。每每把小孩搞定後就累的像頭牛ㄧ樣,只想倒頭大睡。喜歡追的影集,如Criminal Minds,Game of thrones 或Downton Abbey,不是忘記看到那裡就是完全沒有時間追。更別說懷孕時幾乎讓我瘋狂上癮的韓綜Running Man,幾乎是小孩ㄧ生出來(去年五月底),就出現ㄧ大斷層。當上週讀新聞發現RM五人去台灣的消息,不但有點無感,更硬是想了半天才想出到底是哪兩個班底缺席了呢!

之前在馬來西亞買的便宜dvds(咳咳)也完全沒碰,看電視的時間屈指可數,唯一值得安慰的,應該是因為媽媽看電視的時間完全被剝奪,小G因此並不看電視吧?!

可是,每當夜深人靜(夜深人靜在這裡是一種形容詞)或上網看到新影集的資訊的時候,就會有一股好想好想瘋狂看電視的渴望。每次跟同事談起若有空閒的時候,自己想做什麼事情,我都大聲的說,我想自己一個人下榻一間隨便什麼的旅館(當然不能太差啦,是Shangri-La最好啦!!),瘋狂睡覺與看電視影集,叫room service。大家都以為我在開玩笑,匆匆帶過,沒有人相信說出這麼沒出息願望的我竟然是再認真而不過的..............

想到這不禁悲從中來,
到底這個媽媽的卑微願望或
卑微媽媽的願望或
媽媽卑微的願望何時能成真呢?!


由奢入儉難

搬家轉眼間已三個月了,
搬家前總擔心搬到離市中心那麼遠的地方(開車到市中心約三十五分跟從前住市中心裡面比起來算很遠吧?!)
會不會很不便或通勤很痛苦等等,結果除了外食比較難找一點外,其他都蠻適應的。

空間比從前大多了,也終於有自己家的感覺。

只是,家事的份量真的是從前的幾倍,這對不愛做家事的我與Y來說,無疑是一種考驗。

那除草來說吧,搬家前根本忘記有草這回事,也壓根不知道原來草長的那麼快,本來想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的,沒想到住了一陣子才發現鄰居個個都是園藝狂熱份子與除草達人,每一家的花園都被打理的美輪美奐,除草更是每家爸爸或爺爺每週必達的使命,每天下班後晚餐前甚至一大早起床,都可聽到家家戶戶此起彼落的除草聲。常常開車出門或回家時都有被其他完美花園閃到的羞恥感。
Y 應該有感覺到我那充滿焦慮的眼神還有動不動就默默的自問為什麼我們家草長那麼快的卑劣暗示吧?!不同功能與樣式的除草機也不知不覺買了兩台....

當然除此之外,搬家的好處也不勝枚舉啦~
空間變大,小孩與貓有更大更好的空間遊戲成長趴趴走,我也有了足夠的空間放書,Y也不能拿空間不夠的理由阻止我繼續買書了。

其中比較令我驚喜的,是搬家後才發現,在陽光充沛的院子裏曬衣服,衣服被溫暖的陽光ㄧ下子曬得暖呼呼的,原來是一件這麼令人振奮的事情,衣服曬過澳洲強烈的陽光後,好似被殺菌過了一般,穿起來特別清爽乾淨。

現在我可以體會為什麼媽媽與婆婆都住不慣我們之前小公寓的心情,所謂由奢入儉難應該就是在講像這樣的心境吧~



等待開獎

小G上星期開始了ㄧ周兩日的daycare,今天開始進入第二周,
daycare用中文說應該算是托嬰,只是我覺得用托嬰實在不恰當。
第一,她已經快ㄧ歲八個月了,不能算嬰兒,而且澳洲只要兩歲以上就算是幼稚園小小班的學生了。
第二,托嬰聽起來好像是把小孩拜託給不知道從哪裡來的歐巴桑照顧ㄧ樣,可是要在澳洲成為daycare的老師,一來要有證書,二來也是一種嚴謹的專業。
就當她是開始上小小班前的先修班吧....
說這麽多,只是想讓必須上全職班的自己好過ㄧ點吧。
常常覺得自己很矛盾,明明不是全職媽媽的料,也一點不想當全職媽媽,但每當面臨抉擇的時候,卻往往惆悵起來,罪惡感油然而生。
上班時有如幽魂,不知所云,一腦子裡只想著不知小G今天好嗎?有習慣一點嗎?會不會像上週一樣一直哭著找媽媽...
想聽到老師說她勇敢,表現的很好,跟其他小朋友都相處融洽。又怕自己太一廂情願,給她太大壓力,不夠淡定.....

婆婆現在應該是在去接她回家的路上。
媽媽患得患失中等待開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