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4

有關愛情的事

最近常常利用上下班的通車時間,一個章回一個章回的讀紅樓夢,讀的辛苦,很多內容都看不懂,尤其每每讀到詩詞對聯的時候,都一個頭兩個大,自動跳過,好在發現了蔣勳細說紅樓的app, 每讀完一回就聽蔣勳細說那一章回,竟越讀(聽)越有意思。

今天讀到第十八回,寶玉通過了爸爸賈政給他的學業考試(幫大觀園的庭院取名,做對聯),他的小廝書僮因為他難得被爸爸稱讚了,與他討賞要禮物,每人發一吊錢還不夠,還一各各的把寶玉身上值錢的東西,如香囊,荷包的貼身物品一一討走了。

黛玉聽說此事來看寶玉,有了以下的一段趣事發生,原文如下:
(前略)《少時,襲人倒了茶來,見身邊佩物一件無存,因笑道:「戴的東西又是那起沒臉的東西解了去了﹖」林黛玉聽說,走來瞧瞧,果然一件無存,因向寶玉道:「我給的那個荷包也給他們了﹖你明兒再想我的東西,可不能夠了!」說畢,賭氣回房,將前日寶玉所煩她做的那個香袋兒--才做了一半--賭氣拿過來就鉸。寶玉見她生氣,便知不妥,忙趕過來,早剪破了。寶玉已見過這香囊,雖尚未完,卻十分精巧,費了許多工夫。今見無故剪了,卻也可氣。因忙把衣領解了,從裏面紅襖襟上將黛玉所給的那荷包解了下來,遞與黛玉瞧道:「你瞧瞧,這是什麼!我那一回把你的東西給人了﹖」黛玉見他如此珍重,帶在裏面,可知是怕人拿去之意,因此又自悔莽撞,未見皂白,就剪了香袋。因此又愧又氣,低頭一言不發。寶玉道:「你也不用剪,我知道你是懶待給我東西。我連這荷包奉還,何如﹖」說著,擲向她懷中便走。黛玉見如此,越發氣起來,聲咽氣堵,又汪汪的滾下淚來,拿起荷包來又剪。寶玉見她如此,忙回身搶住,笑道:「好妹妹,饒了它罷!」黛玉將剪子一摔,拭淚說道:「你不用同我好一陣歹一陣的,要惱,就撂開手。這當了什麼!」說著,賭氣上床,面向裏倒下拭淚。禁不住寶玉上來「妹妹」長「妹妹」短賠不是。》記得小時候曾經讀過這段,當時只覺得黛玉好煩,好小家子氣,怎麼這麼不分青紅皂白就給寶玉一頓排頭吃。現在再讀,竟然有更深一層的感動與體會。

自從結了婚,生了孩子以後,暗自反省,知道自己對另一半的要求變多了,耐心與體諒竟變少了。
鑽牛角尖的心思與時間變多了,阿Q精神與小事化無的能力卻變弱了。 
常常東想西想,自怨自哀。為小事傷神,為無聊事(第二天就會忘記了的無聊事)抓狂。

每當自己又沈溺與這樣的負面情緒裡的時候,都覺得很無奈,真是越活越回去了,不懂為什麼兩個相愛相知的人在一起,結了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