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冬日安靜的午後

從餐廳外的廁所出來後
她沒有回到溫暖的室內
反而走到我的身後
站在冷風中
不知在等著什麼。

本來煞看之下以為是一片盤踞在右側臉頰的胎記,
在近距離的強迫注視下,被打回原形,

原來 那並不是一片天生的,宛如被詛咒般的胎記,而是比之更令人不安的大片瘀青。

那一大片瘀青
如油畫顏料般
潑灑在她的臉上
由額頭的上方連接到右眼
漫延到右頰
又像不得已似的
停留在左下巴

鐵青的顏色中帶著紫紅
那不是一次意外就能造成的結果
而是經過長時間的累積
新傷壓在舊傷上面
而還來不及復原的舊傷
又狠狠的被壓在新傷底下
無所遁行。

不到六十歲的她,毛髮稀疏,白髮蒼蒼,
一對已看不出任何光芒的眼睛,脆弱的無法抵擋冬日的陽光所散發出的紫外線,流出不受控制的淚水,一滴接著一滴。
在寒冷的冬日,她穿著透風的直筒七分褲,腳上套著涼鞋,暴露出一隻隻明顯過長的腳指甲。

安靜的午後,我似乎聽到一陣陣尖叫的聲音。

彷彿企圖打破沈默的壓迫
她勉強的與我閒聊了起來
談了天氣
聊了餐廳
又一陣沈默

不知道她是否聽到了我心中因震撼所發出的隆隆聲響
我卻清楚地聽到了她急切地想傳達的故作輕鬆

為什麼不回去坐而站在我旁邊呢?
為什麼不離開?
為什麼不逃跑?
是誰把妳打成這樣的?
妳在等什麼?
妳是否對坐在餐廳等著妳的那個他感到懼怕?
妳在等我說些什麼嗎?

好多好多的疑問
好長好長的沈默
好久好久的等待

廁所的門終於開了
排在我之前那瘦弱害羞的女子
原來是她的女兒

原來她在等待她的女兒
原來她在等待女兒從廁所出來與她一起返回餐廳。

也許只是單純等待
也許是一種依賴
也許是一種相互需要
也也許是一種拖延時間的方式

不過
當她看到女兒出來的那一瞬間
她是放鬆的笑了。

我回到餐廳
看到她與女兒孫女與一個貌似她丈夫的男子
像平常一家人一樣一起用餐,
像平常一家人一樣一起談笑,
像平常一家人一樣一起起身離去,
就像任何其他一起外出吃飯的尋常家庭一樣,
就像任何其他一起外出吃飯的尋常家庭一樣。

我回頭,
看著對面被丈夫寵著,抱著的女兒,
一面覺得幸福,
一面覺得害怕,
一面覺得憤怒,
一面覺得惶恐,
一面莫名的流淚了。










Comments

Popular posts from this blog

Elliott Smith - Between The Bars

Between the bars 酒吧之間
Drink up baby, stay up all night
喝吧~寶貝,晚上別睡了
With the things you could do
可以做的事情這麼多
You won't but you might
那些你雖然說你不會但也許會去做的事
The potential you'll be that you'll never see
那些你永遠看不到的未來與那個有潛力的自己
The promises you'll only make
那些你只管開的空頭支票
Drink up with me now
就跟我喝吧


And forget all about the pressure of days
忘了日常的那些壓力吧~
Do what I say and I'll make you okay
照我的話去做我會罩著你的
And drive them away
把他們都趕走吧~
The images stuck in your head
那些你腦海裡的畫面~

The people you've been before
那些過客
That you don't want around anymore
那些你不想再接觸的過客
That push and shove and won't bend to your will
那些推擠你與不曾屈服於你的過客
I'll keep them still
我會使他們停止的

Drink up baby, look at the stars
喝吧寶貝,看著星空
I'll kiss you again between the bars
我會在酒吧之間再次的親吻你
Where I'm seeing you there with your hands in the air
看著你把雙手舉向空中
Waiting to finally be caught
等待最後被擄獲
Drink up one more time and I'll make you mine
再喝一杯吧, 你將屬於我
Keep you apart, deep in my heart
在我心深處把你們隔開
Separate from the …

「Borderline」 邊緣

星期五的晚上,看了一部法國電影,名字叫『Borderline』(邊緣),故名思義是關於一個患有邊緣性人格障礙症的女子,Ki Ki的故事。
KiKi的媽媽是重度邊緣性人格障礙症的患者,長年住在精神病院裡,沒有任何照顧他人或是照顧自己的能力, 她的眼中除了歲月與淚水,並沒有其他任何的東西。

KiKi是祖母帶大的孩子。
祖母除了全職照顧她患有重度邊緣性人格障礙症的女兒之外,其實並沒有餘力帶小孩。不過,就像其他所有在艱難中苟延殘喘生存下來的女人一樣,一種莫名的責任與其對生命中的殘忍默默接受的態度,驅使著她為了下一代,繼續的活著。

KiKi的情人,或者應該說是她最近的情人,是比她起碼大上二十歲的已婚男子。
他並沒有辦法確切的說出他到底愛不愛她。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不會為她離婚。
而且,話說回來,有哪一個男人,會拒絕自己跑到他家裡,脫下裙子,彎下腰去的女人呢?


Kiki的鄰居,迷戀著她。
他總是忍不住做華麗的點心與壓新鮮的果汁給她。 可是,他無法了解她, 他無法了解,為什麼她只想趕快到他的床上,卻不想與他共進燭光下的晚餐? 他無法了解,為什麼她急切的把自己的衣服卸下,卻不願意讓他隔著衣服慢慢的取悅她? 他不了解,為什麼當他好好的愛過她後,她眼中的驚訝代表著什麼? 他更無法了解,在第二天早晨,當他獻上為她特別張羅的美好早餐時,她眼裡的慌張與狼狽的逃亡代表著什麼。

他不明白為什麼他眼中高貴的公主,她的行為與自尊,卻是如此的卑微。

On the other hand, (另一方面來講)

媽媽對Ki Ki來說,是一場彷彿不會停止的惡夢。

《永遠的少年-村上春樹與海邊的卡夫卡》

購買楊照所寫的《永遠的少年-村上春樹與海邊的卡夫卡》已一段時間了,卻一直遲遲無法就第一章節後,繼續閱讀下去,不知楊照是否蓄意的把第一章寫得特別艱澀難明來試探篩選讀者呢,還是自己虎頭蛇尾的本性作祟,還是不要繼續追究下去了。

好在再一次拿起這本書。

《永遠的少年-村上春樹與海邊的卡夫卡》是楊照為村上春樹的長篇小說《海邊的卡夫卡》所寫的導讀專著。
其封面是這樣介紹這本書的:
少年-是村上春樹一貫的形象,他的筆調有不老的生命力,如同要做『世界上最強悍的十五歲少年』的田村卡夫卡,始終呼喚每一個村上讀者心中那永遠的少年,反抗個人與集體的命運。
讀過 《海邊的卡夫卡》 ,也讀過不少村上春樹歷年來的作品,一直臣服於村上書中的世界,其中,最喜歡他作品的一點,就是他故事看似冷漠卻處處充滿人道關懷的角落。從他書中主人翁的際遇裡,往往可以找到卑微的人們對強大體制與非黑及白世界觀所進行的持續反抗批判與最後找到出走的勇氣。除了以上原因之外,最吸引我的一點,就是他的作品中總是充滿了無止境的想像力,與對於細節的描述,接近偏執的書寫。

從追尋羊男的北海道冒險,計算士與記號士的地底抗爭,與細述約翰走路殺貓,吃貓心的畫面,到鉅細靡遺的記錄二戰時蒙古人用一把銳利的小刀慢慢把戰俘的皮膚,在他還活著的時候,一片一片剝開,撕下的過程到青豆如何仔細的鍛鍊她的肉體。其中的章章節節,都是只要隨意一想,便可手到擒來的精彩閱讀記憶。

我想,若有機會訪問村上春樹的書迷,每一個人,應該都可以說出幾個只屬於自己的精彩閱讀經驗與回憶,所以,我發現自己並不喜歡與別人討論對於村上作品的看法,只怕委屈了自己,冒犯了別人。

只是,這些幼稚的想法,被楊照的 《海邊的卡夫卡》 一舉推翻,從《永遠的少年》裡,我幾乎可以確定的說,我找到了為什麼自己這麼愛村上春樹的原因與證據。楊照用淺顯易懂(第一章後)的句子,引經據典的把曾經覺得是多麼渾沌難明的村上中心思想與終極關懷,平平實實,完完整整,明明白白的列寫出來。
書裡沒有賣弄,沒有迂迴的贅述,沒有作家對作家之間的妒忌與批判,只有楊照他自己以熱情的讀者的身分和角度,幫熱愛村上的讀者,幫雖然讀過『海邊的卡夫卡』,卻無法窺探到其精隨的讀者,製作了一份精闢的閱讀地圖,給在不同閱讀旅程上的村上讀者,一場自由的,想吃什麼就拿什麼的閱讀饗宴。

簡單的來說,楊照認為 《海邊的卡夫卡》 或村上的每一本書,想要表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