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August, 2013

冬日安靜的午後

從餐廳外的廁所出來後
她沒有回到溫暖的室內
反而走到我的身後
站在冷風中
不知在等著什麼。

本來煞看之下以為是一片盤踞在她右側臉頰的胎記,
在近距離的強迫注視下,被打回原形,

原來那並不是一片天生的,宛如被詛咒般的胎記,而是比之更令人不安的大片瘀青。

那一大片瘀青
如油畫顏料般
潑灑在她的臉上
由額頭的上方連接到右眼
漫延到右頰
又像不得已似的
停留在左下巴

鐵青的顏色中帶著紫紅
那不是一次意外就能造成的結果
而是經過長時間的累積
新傷壓在舊傷的上面
而還來不及復原的舊傷
又狠狠的被壓在新傷底下
無所遁行。

不到六十歲的她,毛髮稀疏,白髮蒼蒼,
那一對已看不出任何光芒的眼睛,脆弱的無法抵擋冬日的陽光所散發出的紫外線,流出不受控制的淚水,一滴接著一滴。
在寒冷的冬日,她穿著透風的直筒七分褲,腳上套著涼鞋,暴露出一隻隻明顯過長的腳指甲。

安靜的午後,我似乎聽到一陣陣尖叫的聲音。

彷彿企圖打破沈默的壓迫
她勉強的與我閒聊了起來
談了天氣
聊了餐廳
又一陣沈默

不知道她是否聽到了我心中因震撼所發出的隆隆聲響
我卻清楚地聽到了她急切地想傳達的故作輕鬆

為什麼不回去坐而站在我旁邊呢?
為什麼不離開?
為什麼不逃跑?
是誰把妳打成這樣的?
妳在等什麼?
妳是否對坐在餐廳等著妳的那個他感到懼怕?
妳在等我說些什麼嗎?

好多好多的疑問
好長好長的沈默
好久好久的等待

廁所的門終於開了
排在我之前那瘦弱害羞的女子
原來是她的女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