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2

札幌/小樽蜜月行(第一日)粉紅的出發

去年一忙完婚事,便前往北海道開始為期十天的蜜月之旅。
剛好是聖誕節剛過,日本迎接新年的時期,一想到可以在靄靄白雪之中,沒有任何計劃或行程之下,兩個人自在的跨年玩耍,心情充滿愉悅與放鬆。
此行我們計劃在札幌Sapporo,小樽Otaru與小樽築港Otaruchikko各住三日,旅館也由簡入奢的換三次,除了吃喝玩樂,休養生息與血拼之外,沒有任何一定要做的事。

一到登機室便接到此行第一個驚奇,
眼前的飛機,竟然是色彩鮮艷的Hello Kitty專機。
一向不喜歡Hello Kitty,真沒想到它已受歡迎到變成飛機的地步了。

仔細一看,原來是長榮與ANA合作的專案,難怪登機前,地勤工作人員問我要不要拿Hello Kitty 的登機證,我困惑地問他為什麼的時候,他一副莫名其妙的模樣,原來是我搞錯了......

一上機,就被粉紅色閃到不行

台灣離日本真的好近,不到四個小時,美麗的北海道就到了,
一入眼簾的,便是滿天鋪地的白雪,



一下飛機,發現新千歲機場還蠻大的,光是機場內的商店與餐廳,就已經很有得逛了。
其中,有名產店,服裝店,海產店,更有許多形形色色的餐廳,令人還沒出機場,便一陣眼花繚亂了起來~

關於自殺

每當有名人自殺的時候,這個世界通常都會停止一分鐘。
不多也不少,就這麼一分鐘。
彷彿停止多於這一分鐘的話,這個世界就會陷入真正的危險狀態。
畢竟有一個人,在擁有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希望擁有條件的情況下 (→如俊秀的外表,出色的歌聲,或是在極為偶然的情況下,擁有真正的天分與才華);這一個人在得到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都希望得到的東西後(→如成就,如 名氣,如金錢,如名聲),竟然還是選擇的殺死自己,使自己在這個地球上消失,是一件很不符合這個社會的常理的一件事。

這樣的行為,對這個世界上大多數的人們與其價值觀而言,是大逆不道的,是罪孽深重的,是不可言傳的,也不可伸張的。

因此,每當有名人自殺的時候,我們的集體淺意識往往自動的在那非常時期,自己進入auto pilot (自動導航),

我們的集體淺意識自動導航的步驟如下:
第一步 驚訝 
第二步 悲傷
第三步 疑問 (e.g. why? how? when?...all the juicy details)
第四步 在得到自以為合裡的解釋後,開始指責評斷
第五步 把其檔案分門別類
第六步 我的世界恢復正常
每一步大概需要十秒的時間,加起來整整一分鐘。
過了那一分鐘後,這個世界繼續前進。


關於自殺這個題目,我最近想了很多。
我想了超過了一分鐘。
我想在這裡討論一下自殺這一個行為,不評斷,只是討論。
有人說,我們人活在這個世界上,是極為孤單無助的。
因為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們要不要來人間走一遭。
從來沒有人問過我們要不要被生下來。
換句話說我們是在沒有選擇的情況下被生下來的。

因此他們相信,
選擇死亡,選擇自殺,是我們人對於人生的殘忍,與專制,唯一可以反抗的方式。
他們說,如果我們連選擇被生下來的權利都沒有,起碼我們可以選擇死亡。
選擇死亡,在這裡變成一種我們人類唯一可以證明我們是自己生命的主宰者的一種方式。
可以有選擇結束自己生命的權利,代表我們對我們的生命有選擇權。

我並不這樣認為。
我認為我們既然沒有選擇生的權利,也不會有選擇死的權利。
我們對生與死是沒有得選擇的。

所謂選擇是什麼呢?
選擇的心理過程包括對兩種以上的選項,進行利弊得失的評估。
評估後而做的行為稱為選擇。
為什麼我說我們對生死沒得選擇呢?
因為我們沒有人可以真正的對死亡進行利弊得失的評估。
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還沒死過,我們現在,此時,此刻,還活著。
我們…

三十歲之後不再做的事

十幾二十歲的時代,一直認為自己是一個熱情的人,雖然一直有著水瓶座AB型連自己都不了解的不安與善變,但是,對人與事的熱情,卻是一直在的。
先讓我解釋一下,本篇所謂的熱情是什麼呢?
譬如,
想讓別人了解自己的熱情,
想了解別人的熱情,
無論如何,彼此若有誤會,一定要解釋清楚自己意圖的熱情,
無論如何,情願委屈自己,也不願礙到別人的熱情,
與人相交盡力維持友好的熱情,
盡力去看到那些其實與自己頻率不同,難互相溝通的人,他們的優點的熱情,
想要證明自己比別人好的熱情,
盡力對自己在意的人好,希望得到他們的喜愛的熱情...等等。

可能是相信人與人之間,就算背景,想法不同,彼此之間若有一定的誠意或水準,應該還是可以找到共通的語言;
也缺乏相信自己判斷人與事的能力,往往先行忽略自己的直覺與判斷,自動把「以小人之心渡君子之腹」的標簽貼在自己身上,暗自內傷。
也也許只是想輕鬆的討好別人,苟且的打好關係,寬以律己,寬以待人,等等。
因為這樣,三十歲之前,常常擔心自己在別人的眼中是啥模樣,總是希望別人了解,肯定自己的所做所為,希望做一個好人,一個充滿熱情的人。
只是,三十歲之後發現,對於很多的人或事,自己的反應變的不像自己似的冷漠。

那一種令人感到自由自在的冷漠。

應該是經過一些事,遇上一些人,明白了一些事情吧。
到底是明白了什麼了呢?
其實也無法具體的說出來。

倒是發現了一些三十歲之後不再做的事,

第一: 說話盡力善意的說明白,說明後若還是有誤會便不再解釋了。
第二: 不再把每件事情的責任往身上攬。
例如,炒熱現場氣氛的責任,維持他人之間和諧的責任,安輔別人無理情緒垃圾的責任,任何超出自己本身控制的人,事,物等。
第三:不再浪費時間在話不投機的人身上,也不需要他們來了解自己。很多的事情,真的就像村上春樹寫過無數遍的,只要一說出口,就不再真實,同時,也應該不需解釋的。
第四: 不再需要講電話維持友誼或關係。能不講電話就不講電話。
第五:不再輕易的被別人說的話或所擁有的刺激,也不必輕易的去刺激或挑釁別人。畢竟,忌妒或被忌妒,只能帶來空虛,只讓人迷惘。(true story)
第五:面對事情或說話做事不再猶豫不定。只問自己想不想做,該不該說,若想,就去做,若該講,便去說,就算後來後悔也決不埋怨自己,反正我學到了;若遇到不想做的事,或不該說的話,就算對自己再有利益或好處也忍著不做不說,省著將來看不起自己,面對不了別人。
第六: 不再擔心自己在意的…

京阪行(全十完)貴船+鞍馬&不情不願說再見

最後一篇2009京阪行不寫完,就永遠無法開始寫2011北海道的蜜月行。
總覺得若不照順序來寫便哪裡不對勁。
還是趕快寫一寫好了。
為什麼呢?
因為實在是好想念好想念日本喔!
整理整理當時的照片,來望梅止渴一下也好.......

今天是自己混的最後一天,跑到貴船/鞍馬寺一帶遊走。
坐上專門給遊客方便賞楓的火車,好不愜意~


旅行書(lonely planet)上建議旅客從貴船口站下車,一路健行到鞍馬寺。它說,一般遊客會直接坐到鞍馬寺,但是,若從貴船步行到鞍馬寺的話,可以看到一些平常觀光客常常錯過的美麗山水風光,又可以在抵達鞍馬寺溫泉區洗溫泉前,多多出汗,運動運動一下。
我照了它的話做了,結果一路上罵聲連連.......
其實,真的是很好的行程,路上人煙稀少,景色優美。
只是........
人實在太少了,小時候看太多聊齋誌異的我,實在是越走越毛。而且,超級繞遠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