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2

京版行(八) 之假掰文青的京都

京都的各陸人馬真的不是普通的多,
其中,有一看就知道是觀光客的外地人,攜家帶眷的當地日本觀光客,試圖在京都求生存的外地人; 也有出生在京都而自命不凡的本地人,剛剛放學的學生,穿和服的遊客,穿和服的本地人,一對對的情侶.....等等, 其中,我發現,單獨一人遊走的,好像以女性居多,其中,文青們(或假掰文青 ) 為單獨行走旅客的大宗。
何謂文青呢?!
文青是文藝青年的簡稱,簡單來說就是一群愛好旅行,文學,藝術的青年,年齡最好低於三十,
文青們穿著休閒,背著一個尺寸剛好的背包,一手拿著孤獨星球的旅遊指南(或一本書),他們一走握著相機,一個人自在的走走停停,停停走走;
他們從不趕時間,以各種不同的角度拍攝一樣東西,或一片風景。他們偶爾會停下來休息一下,找個地方喝杯咖啡或一壺茶,坐下來寫寫東西,或旅行日誌,或明信片寄給友人,真正的文青們令人賞心悅目,自成一片知性的風光。
那何謂假掰文青呢?
這個嘛~就因人而異了,
假掰的文青通常年齡不詳,他們似乎永遠不知道背包要放多少東西才完美,總不是太重就是太輕; 孤獨星球的旅遊指南是一定要的,不過,假掰文青總是怕無聊的時候手上沒有一本小說會太空虛,往往背包裡又塞了一些有的沒的書籍與資料,或者像是虎標萬精油之類的雜物,已備不時之需 ; 
假掰文青總是東照照,西照照,也不知道自己照了些什麼,尤其是當他們要自拍或有人要幫忙拍照時,他們更是不自在,明明腦海裡計畫擺的姿勢是像三毛般的神秘微笑與不羈倩影,但是正式來拍的時候卻往往勝利(V)手勢失心瘋發作,回家看照片才發現,馬的,為什麼每張都是比"頁"?!
他們有時候走太快,有時又走太慢,常常因為恍神而迷路,忘了自己本來的行程計畫是什麼;假掰文青總是自命不凡,誤會自己是天生的旅人,自以為能融入在地人的習俗生活與消費習慣,可是卻往往因為語言不通,怕點餐時遇到令人為難的狀況,或煩惱找不到地方歇息,所以每當走投無路的時候,他們總是默默的,一邊無助的咒罵自己,一邊走進Starbucks溫暖而苟且的大門.......
當然,以上假掰文青的描述,純屬想像,絕對不是個人經驗.........(才怪)
好像離題了..... 沒關係,寫京都的遊記,成千上萬,不缺假掰的文青這篇的~

只是真正的文青也好,假掰的文青也罷, 京都,一定要一去,再去。

「Borderline」 邊緣

星期五的晚上,看了一部法國電影,名字叫『Borderline』(邊緣),故名思義是關於一個患有邊緣性人格障礙症的女子,Ki Ki的故事。
KiKi的媽媽是重度邊緣性人格障礙症的患者,長年住在精神病院裡,沒有任何照顧他人或是照顧自己的能力, 她的眼中除了歲月與淚水,並沒有其他任何的東西。

KiKi是祖母帶大的孩子。
祖母除了全職照顧她患有重度邊緣性人格障礙症的女兒之外,其實並沒有餘力帶小孩。不過,就像其他所有在艱難中苟延殘喘生存下來的女人一樣,一種莫名的責任與其對生命中的殘忍默默接受的態度,驅使著她為了下一代,繼續的活著。

KiKi的情人,或者應該說是她最近的情人,是比她起碼大上二十歲的已婚男子。
他並沒有辦法確切的說出他到底愛不愛她。
不過,可以確定的是,他不會為她離婚。
而且,話說回來,有哪一個男人,會拒絕自己跑到他家裡,脫下裙子,彎下腰去的女人呢?


Kiki的鄰居,迷戀著她。
他總是忍不住做華麗的點心與壓新鮮的果汁給她。 可是,他無法了解她, 他無法了解,為什麼她只想趕快到他的床上,卻不想與他共進燭光下的晚餐? 他無法了解,為什麼她急切的把自己的衣服卸下,卻不願意讓他隔著衣服慢慢的取悅她? 他不了解,為什麼當他好好的愛過她後,她眼中的驚訝代表著什麼? 他更無法了解,在第二天早晨,當他獻上為她特別張羅的美好早餐時,她眼裡的慌張與狼狽的逃亡代表著什麼。

他不明白為什麼他眼中高貴的公主,她的行為與自尊,卻是如此的卑微。

On the other hand, (另一方面來講)

媽媽對Ki Ki來說,是一場彷彿不會停止的惡夢。

記得

第一次在海外聽華人的演唱會
感覺,很特別 也很新奇
畢竟,參與這一場演唱會的每一個人 包括自己 與這場演唱會的主角 絕大多數 都是這個國家的過客 或新來的人
每天 我們在這個國家裡 學著英文 寫著英文 說著英文
我們 讀書的讀書 工作的工作 鬼混的鬼混
或無處可去 或等不及要回自己的家 或無所不用其極的想留在這個國家裡 落地生根,開花結果。
只不過 在今晚
沒有人需要說英文 沒有人需要解釋,她是誰,為什麼,怎麼樣
我們只需要 用中文 大聲的叫 阿妹, 阿妹~~
我們只需要 用盡我們的肺活量 大聲的唱 bad boy, bad boy~
彷彿不曾離開自己的出身地一樣 放聲喧嘩~ 彷彿在只屬於自己的地方 自由自在~
彷彿自己很會唱一樣
縱情嘶喊~
我想我會記得今晚的~




3 Addictions 披薩

在喬治歐威爾(George Orwell)的名著『動物農莊』(Animal Farm)裡,有一句千古名言是這麼說的: 
「所有動物生來平等,但有些動物比其牠動物更平等。」(All animals are equal, but some animal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 這當然是一句拿來諷刺種族主義的一句話,只是,這並不是這裡想要講的主題。
實際上,我想講的,是有關一家披薩店的事。 這家披薩店的名子是3 Addictions (三個癮頭),
哪三個癮頭呢?  我不知道, 不過,猜想應該是指披薩,義大利麵,與義式濃縮咖啡吧(個人意見only)
吃過3 Addictions 的新鮮手工披薩後,喬治歐威爾的名言,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  「所有披薩生來平等,但有些披薩比其它披薩更平等。」(All pizzas are equal, but some pizza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何以斷言呢? 3 Addictions先天擁有的優秀條件如下:  3 Addictions 的披薩是由三個遠從義大利拿坡里兒來的廚師做的。所有披薩的皮,都是當天手工揉成。不同口味披薩現點現做。全部的披薩都是用木材烤爐(wood fired oven)現烤的。除了以上先天的優秀條件,3 Addicitons還犯規的擁有以下可遇而不可求的後天因素: 三個拿坡里廚師+老闆全部是二三十出頭的帥哥。帶酒免開瓶費,而且3 Addictions 的對面,就是同一個老闆開的酒鋪。所以我說:
「所有披薩生來平等,但有些披薩比其它披薩更平等。」(All pizzas are equal, but some pizzas are more equal than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