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September, 2011

2010韓國行(一)

今天一整天一直不經意的想到韓國,沒想到回家翻開去年去韓國出差+渡假的照片,發現去年的今天,竟然剛好是我出差的第二天,不寫回憶待何時呢~

誠實的說,若不是工作上有需要,我對韓國本來真的沒有興趣,沒想到去了那裡一次後,就此喜歡上從前只從韓劇裡有印象的韓國。

 其實剛到的第一,二天,因為工作的緣故很累,沒看到什麼,只想平安的找到旅館睡覺,也因為匆促成行的緣故,什麼都沒有計畫。所幸後來有好友旅居首爾的男友拔刀相住,讓我在後來幾天的行程裡,可以不用說韓文就見識到首爾真正的迷人魅力。

倒吃甘蔗的韓國行,即將正式開始~~

它一直跟著我 (下): 不負責夢的解析

關於昨天的惡夢其實後來想了很多,一直在想那個夢到底代表什麼?
想來想去,覺得還是與小時候果子狸的記憶有關。

大約是小學三四年級的事情了吧~~

記得有一天,爸爸下班時,帶了兩隻不知從哪裡來的嬰兒果子狸回家,
牠們才剛出生不到兩三個星期,大約只有當時我的手掌大小,眼睛才剛剛睜開,還沒有開始長毛,全身粉紅粉紅的,每天都在睡覺,說有多可愛就有多可愛!!

當時立刻就愛上這兩個小傢伙了,每天放學,就迫不及待回家陪牠們,一手抱著牠們小小溫暖的身體,一手拿著寵物專用的小奶瓶餵奶給牠們喝,牠們躺在我的掌心上,喝奶喝的又急切又滿足。

是的,那兩隻果子狸是我人生中擁有的第一對寵物。

牠們是一對兄弟,一隻長的比較大,一隻比較小,已經忘記當時幫牠們取什麼名字了,只記得都是疊字( 好像是多多,嘟嘟之類的),
其中較小的那隻脾氣超好,從來不抓人,總是很聽話的待在我懷裡,從牠可以走路開始,就跟在我們(我,我妹,我弟)身後,我們走到哪裡,牠就跟到哪裡,
另外一隻野性比較重,也比較大隻,有時候心情不好的時候會抓人。

牠們一天一天越長越大~

在三四個月大的時候,就長的像兩隻小狗一樣大了,爪子也變的既尖又長,野性也越來越明顯,

其實一般果子狸都是生長在山上野外,並不像貓或狗一樣,已被人類眷養有幾千年的歷史,所以,牠們並不適合養在家裡當寵物。

尤其當時我們住在五樓的公寓,對牠們的健康或活動空間來說,實在不是一個飼養果子狸的好地方。

當我們的手臂上,第三次出現殷紅的難看抓痕時,我媽終於受不了了,執意要爸爸把牠們送走,
當然,我們是極不願意的,只是當你八,九歲的時候,若哭鬧沒用,其實也沒有其它任何的辦法改變爸媽的決定。

當時爸爸告訴我們,他會把我們的寶貝帶到他南投山上朋友家的茶園裡,他保證牠們會過的比在我們家裡開心,牠們將可以在廣大遼闊的茶園裡奔跑,也會有吃不完的水果給牠們吃(果子狸過嬰兒期後,就不喝牛奶了,主食變成水果,這也是牠們名字的由來)。

雖然非常捨不得,可是也只能眼睜睜的看牠們被送走。
還好,小朋友通常都是健忘的,一年過去後,我漸漸比較少想起牠們了,兩年後,牠們慢慢被遺忘了.............

直到命運的那一天,

那一天我與小學最好的朋友在學校閒聊,不知誰先提起了果子狸,當我興奮的正想與她分享我甜蜜的寵物回憶時,她搶先說道: 『果子狸,我知道呀~牠們的肉真的超好吃的,妳有吃過嗎!!』看到我沒回…

它一直跟著我(上)

昨天晚上做了一個超級可怕的夢,這個夢應該是我近年來所做過最詭異,最離奇的夢了。
我夢見我在古英格蘭威爾斯神話裡(就是梅林+石中劍故事的時空)吃著豪邁的大餐。

所謂豪邁的大餐就是一群鬍子很長,肚子很大,打架很猛的男人,一起大口吃肉,大杯喝酒的那種光景,而我好像是他們其中之一~~ (夢裡覺得這樣超自在的)
我們的桌子上擺滿了大魚大肉,凡活龍蝦,烤乳豬,羊腿........等等等數不盡的山珍海味,在桌子上飛來飛去,
在夢中,我被『冰與火之歌: 權力遊戲』 (A song of Ice and Fire: Game of Thrones) 裡的泰雷恩‧蘭尼斯特(Tyrion Lannister)邀請入席,看到滿桌的大魚大肉,整個很開心。 還依稀的記得,喝的超嗨的Tyrion還跳到桌子上大喊:『We Lannisters give the best party!!! 我們蘭尼斯特家族最會開趴了!!!!!』
在那滿桌數不盡的佳餚裡,最讓我期待的莫過於那活蹦亂跳的活龍蝦了! 從大老遠的座位上就一直得注意著它們黑的發亮的倩影~
我命令我的家僕,抓一整隻活龍蝦來給我大快剁頤,還吩咐他記得把它切成兩半好讓我能盡快的與它在肚子裡團圓,從此和而為一~~
當他把那裝著龍蝦的盤子放在我面前時,盤子上的東西新鮮的還在動呢!
正當我一手把它抓來吃的時候,可怕的事情發生了,切成了一半的它竟然還活著!!!
它緩緩的在桌子上站了起來,慢慢移動,當我正納悶的想;『哇!這未免也太新鮮了吧!』的當下,更匪夷所思的事情竟然發生了,
我仔細的端詳了一下那個應該是半隻龍蝦,而且正在緩緩移動著的生物,發現
它其實並不是半隻龍蝦.........
它是正在緩緩移動著的半隻果子狸!!!!!!
只有一半的它,一步一步的向我走來,我站起來,離開餐桌,它也跟著我跳下桌子, 我往東走,它也跟著我往東走,我往西走,它也跟著我往西走 不管我走到哪裡 那隻被切成一半的果子狸就跟著我走到哪裡
它一直跟著我
還記得夢中的我覺得很害怕,也覺得很倒楣,為什麼別人都有龍蝦可以吃,而我的那份竟然是果子狸? 還有,它為什麼還活著呀?! 
好煩哦! 一定是切一半不夠,早知道就把它切成八塊了,這樣就算它是果子狸好了,起碼不會是活著的,現在就不會這樣一直跟著我......
後來,就被嚇醒了~~
好可怕的夢。
(這篇我不放照片了,太可怕了~~)

『PAZZO』Italian

『PAZZO』是一家位於雪梨Surry Hills的義大利餐廳, 
也是我個人在雪梨十分鍾愛的一家餐廳之一
『PAZZO』義大利文裡是代表瘋狂的意思。 真的很喜歡這家餐廳的食物,服務與氣氛~
它沒有奢華的裝潢,也沒有成套的厚重菜單,酒單, 它既不貴,一點也不顯眼,我記得我第一次去的時候,還看它門口的怪異盆栽極不順眼呢!
這家餐廳還有一個很特別的地方, 這個特別的地方就是它不賣酒,如果想喝酒的話,客人可以自由帶自己喜歡的酒去。 若是你不知道它不賣酒,或是忘記帶酒去, 沒有關係,  『PAZZO』的對面便是一家酒類齊全,價格公道的酒類販賣店,『PAZZO』的員工,即使帶你入位後,也完全歡迎你離開幾分鐘買酒去!
而且, 每一瓶酒的開瓶費是澳幣三塊錢,算是異常的便宜。
為什麼說這樣的制度特別呢?
其實在澳洲與紐西蘭有很多很多的餐廳,主要利潤的來源,是以賣酒給顧客為主,  還有就算一些餐廳讓客人自己帶酒去(BYO),開瓶費都是以人頭計算。
所以很多的時後,就算你一行三人只帶了一瓶酒去分著喝,餐廳也可以收你起碼九塊澳幣以上的開瓶費(九塊澳幣在澳洲,你可以再買一瓶較便宜的酒了)。
我覺得『PAZZO』不靠賣酒賺錢,又給顧客自己帶自己喜歡喝的酒的選擇的經營哲學,深得我心。
當然,它是十分好吃的,而且服務生非常親切,低調又專業,我明明只在網路訂位,在光臨不到三次後,他甚至能叫出我的名字~~
如果你有時候,只想帶著一支自己當晚想喝的酒,去一個不用特別打扮,充滿溫暖的小店用餐,而且你也三不五時的渴望充實的義大利食物的話,請來瘋狂一下吧!
店家詳情:
『PAZZO』Restaurant, Surry Hills, Sydney (Surry Hills 是一個大多住雪梨市中心的人絕對不會錯過的精采社區,也是很多歐洲料理聚集之地,若你自認老饕的話,下次來雪梨一遊時,請絕對不要錯過Surry

不負責任的任性小鬼

下雨下了一整個周末,不僅房子快要發霉了,整個人也要發霉了。
日子就這樣日復一日的過下去,
究竟這樣的一直告訴自己
一天會過的比一天好
未來是值得期待的......等等等

這種說法
到底是空想
還只是一種自己麻醉自己的方式

滴滴滴
答答答

時鐘還是不停
好像正茵茵的提醒著我們
無論現在自己正在做什麼有意義或者沒有意義的事
無論現在的當下自己是快樂的,是痛苦的,是瘋狂的,還是是卑微的

對時間本身
凡我們現在所經歷或體驗的一切
是沒有任何差別的


還是

滴滴滴
答答答

從我們身旁流走
絲毫不留情的把我們拋向那未知的來日。

真是不負責任的任性小鬼!!!

然而
他們卻說

來日方長

真的是這樣嗎?

只能繼續這樣希望。

西元二零一一年,九月二十五日的下午五點四十一分
我只想說
時間,請你垂憐。

我還不知道

婚姻與生育這兩個話題
似乎總是霸佔了許多女人之間的談話
無論是辦公室八卦或者是朋友之間的閒聊

但是
每當聊完以後
總覺得充滿了空虛與疑問


從想不想結到要怎麼結
從想不想生到何時生+生幾個
往往大家都有不同的想法與答案

可是奇怪的是
當別人的想法與答案與自己相左的時候
內心還是會感到一陣不安
腦袋裡的防禦程式自己啟動
言不由衷的話語不受控制的脫口而出
試圖保護自己的想法與發言
好像總是汲汲於證明些什麼似的

真奇怪

到底想證明什麼呢?

我不知道到底要證明些什麼
我只知道好像該證明些什麼

只是
就算
我真的證明了些什麼
又怎麼了呢?

難道面對於該不該進行婚姻或生育
這兩件所謂人生大事的話題時
我的反應
就只是為了證明自己
有沒有在自以為正確的時候
成就了自以為正確的事嗎?

與其問我自己或別人
正不正確
該不該
對不對
好不好

還不如按耐腳步
細細思考
靜靜等待
輕輕傾聽
緩緩道來


如果還是想不出來
就這麼說吧









等我想到了
再告訴你

好嗎?

奶奶說......

今天打了一通電話給奶奶。 不知道為什麼,平常並不常打給她老人家, 即使她是我在這個世界上最親愛,最害怕失去的人之一。 就好像是打從淺意識裡,逃避,忽略,這一件看似簡單又理所當然的行為。
然而,當又再一次地,在淚水爬滿臉頰與拚命的掩飾哽咽聲音的情況下,結束了通話,才再一次恍然明白,為什麼我不常打電話給她的原因。
原來就是想避免自己今晚這種失控的行為。
奶奶一如往常的很高興聽到我的聲音, 奶奶一股勁的說了很多,
奶奶說: 她和爺爺一切都好,爺爺的情況已經好轉了很多,雖然之前身上長了一些不知名的泡疹,不過幸好姑媽發現的早,立刻帶他去看了醫生。吃了三個星期的藥後,已經無恙了,叫我們不要掛心。
奶奶說, 她的咳嗽聲,是因為聽我說話太興奮的關係所引起的,叫我別擔心。
奶奶說, 我們要好好在國外上班,生活,不要為了聽到爺爺身體微恙的消息,就想飛回來看他們,記得存錢比較重要,別請太多假。
奶奶說, 不要擔心,如果爺爺真的病情惡化,她一定會通知我們。
奶奶說, 她很為我訂婚的消息,感到開心,她告訴我,她等我回去,想要送我一個她準備已久禮物。
奶奶說, 她和爺爺,由於行動不便,有可能無法參加我們年底或後年初在馬來西亞的婚禮。她覺得,她變太老了,打扮起來也不好看,也不想要我們太麻煩。
奶奶說, 她偶而還是會散步爬上五樓的舊家,去整理一下,到處看看,收收撿撿,同時也去看看她的老奶奶的牌位,為她的老奶奶燒一柱香,去跟她的老奶奶說說話。
我記得,奶奶還說了很多很多……
我也記得,在匆忙掛上電話後,我哭了很久。
不懂為什麼,對時間的殘忍,無能為力。

I was right!!!!

Congratulations Peter!!!! I am so happy for you~~~(and proud of myself....lol)

French Toast 法國吐司

小時後,媽媽周末時會煎一種甜甜鹹鹹的吐司給我們吃,她將白吐司浸入用蛋,牛奶,與糖攪拌而成的蛋汁,放入平底鍋裡煎煮,直到土司的兩面變成美麗的金黃色後擺盤。

我們有時後單吃吐司,有時拿吐司配蜂蜜,或是肉鬆來吃。

對我來說,那甜甜鹹鹹的滋味,既特別溫馨,又充滿了只有周末才有的悠閒氣氛。 後來長大,懂事後,才知道那甜甜鹹鹹的土司,就是所謂的法國吐司。
後來移民紐西蘭,漸漸入境隨俗,養成了周末一定要與親朋好友一起吃brunch (美英式早午餐)的習慣,平常盡量的從朋友或報章雜誌那收集情報,哪一家cafe值得一試,哪裡又新開的一家cafe,評價如何,種種,都是必須仔細整理,充分吸收的資訊。在經過一連串的意見評比,歸納後,就等著周末的放手一試。
有時我們的選擇是正確的,有時當然也會吃到狗屎,踩到地雷或者是遇到屎面等等。 不過,這些都是周末例行brunch的樂趣之一。只是現在年紀大了,對於嘗鮮或忍受惡劣品質的勇氣(或耐力)是越來越少了,現在只要發現一家心儀的cafe,往往就定下來,直到吃膩或找到一家更棒的地方為止。 我離題了。
Anyway,我們回到之前法國吐司的題目。
紐西蘭cafe的brunch(美英式早午餐)菜單裡,一定會有一個法國吐司的選項,不過,紐西蘭的法國吐司,可不是我們一般習慣的法國吐司。
我記得我第一次嘗試紐西蘭法國吐司的時候,是在威靈頓(紐西蘭首都)渡假的一日早晨,在我好友的強烈推薦之下,勉為其難的點來吃吃看,
我永遠記得當我的餐點上來的時候,我整個呆住了,
我的天哪~~這到底是什麼? 這能吃嗎????
為什麼又有香焦就算了,竟然還有培根???!!! 什麼? 還要配楓糖漿? 這又甜又鹹的是搞什麼?  還有,整道菜看起來疊的高高的,又黃黃的,真是不開胃。
可是,不願造成好友難堪的我,還是面帶苦笑的邊吃邊說:『哇,這看起來好有趣ㄡ~!』(Wow! This looks interesting: 當你不知道該說什麼的時候,就說這句準沒錯~)
結果,一吃之下竟然驚為天人。
沒想到當時想像不到的幾個原素(香蕉+法國吐司+培根+楓糖=紐西蘭式的法國吐司),加在一塊後,是這麼的融和,這麼的好吃。
不但從此愛上,而這一道餐點,也因為時光的流逝,演變成我紐西蘭記憶的一部分。
現在搬到澳洲長住,反而比較沒機會吃到道地的紐西蘭式法國吐司了。(當然年紀大了,不能太常吃這麼富有營養的東西…

太帥了

“而小布穿著愛牌Tom Ford西裝,維持一貫的簡約風格,但他卻選用了編織款領帶,在影展裡一片「略顯無趣」的西裝陣中帶出驚喜,加上漸層墨鏡的加分效果,讓人忍不住想給他十個讚啊!而且前陣子為戲蓄鬍的小布最近看起來頗有回春的感覺,總算是稍微遠離了恐怖的「大叔」模樣。”(節錄 udn報導)


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讚~~~

懸疑老爺爺

話說,今天去某大使館洽公,等待的片刻,看到了一位精神奕奕的老爺爺。

他雖然看起來起碼七十歲,
但是非常有型,不但頭髮梳的服貼整齊,從外套到鞋子的搭配處處顯露出不凡的衣著品味。

很少看到亞洲爺爺穿著如此稱頭,體面。

他不但衣著剪裁合身,搭配得宜,更擅於運用知名品牌來搭配品質良好的配件。

他穿著看來隨意卻處處充滿驚喜小細節的三件式上身 (白襯衫+淺藍色毛線背心+深藍色外套), 搭配設計簡單,大方的LV皮帶。

金色的LV 字樣,既大的不令人覺得討厭,俗氣,但是也絕不會小到另人忽視,
總而言之,就是LV的剛剛好 (我個人覺得這超難)。

下半身穿了燙的線條分明的米色卡其褲,不僅看起來一派悠閒,更另人賞心悅目。

最後,用一雙標籤極小,但應該極為舒適的Lacoste 皮製休閒鞋,來為他這一身低調而奢華的老人外出辦事打扮畫上完美的句點。

我當時真的被那畫面大大的感動了,更深深的感到欣慰,同時,也希望The Sartorialist (美國知名時尚部落客,他專門用照相機補捉穿著不凡路人的倩影出名,作品卓越,品味脫俗) 在現場,得以捕捉那珍貴的一刻。

只是,

當我還無法從景仰的膨派情緒中抽離的當下,

那位老爺爺,竟然又做出了一件驚天動地的大事件!!!!

他老人家,慢慢地往位於使館大廳底的廁所走去,

我必須先說明, 使館雖然很大,天花板也很高,但很安靜,所以,若你大聲一點兒說話,大家都可以聽的到你說什麼的。

還有,雖然廁所的地方比較隱密,但是若走近點的話,還是可以看到門與裡面的鏡子。

當時廁所沒人,也沒有人敢與老爺爺搶,

反正,他走進了廁所小解。

為什麼我會知道他是小解呢????????????

因為,我聽到了。

為什麼我會聽到呢????????????????

因為,









!!!!!!!!!!!!!!

這真的是我今年看到最諷刺的事件了,
若他的穿著沒有如此卓越超群的話,我可能會覺得好過些。

為什麼有人可以這麼有品味,這麼富裕,但是卻連生活中最基本的公共禮節都做不到呢????!!!

這真是太懸疑了~~~

有人

一個人一生中到底可以多了解一個人?
一個人一生中到底可不可能真正的了解自己?

今天
才發覺自己是一個後知後覺的人

後知後覺=後知道+後感覺

也才發現其後勁之強。

不過,後知後覺
總好過不知不覺吧?!

俗話說:

偉人從小就看重自己,

我雖然不是偉人

但是我知道有人從小就會安慰自己。

這樣,也好,何嘗不是一種生存之道?

晚安。







十年911

911十年了。

十年前,我還在上大學,
還記得十年前的今天,在上學的路上,我走著走著遇到了一個與我上同一所大學的高中同學,恍神的坐在路邊,我和她只是所謂的hi & bye friend (只會彼此說嗨與掰的朋友),所以,我並沒有想到她會叫住我,與我攀談。

結果,她不但叫住了我,還劈頭就問: 『Have you heard about the twin towers?』(妳知道雙子星發生了什麼事嗎?)
我當然不知道,什麼雙子星? 她到底要說什麼?
她一連串說了很多很多,一下講到飛機,一下講到撞擊,當時剛睡醒的我真的不知道她想說什麼,只是隱隱約約意識到,美國有座建築物遭受到了恐怖攻擊。

本來還想她真是大驚小怪,攻擊一座建築物到底能嚴重到哪裡去,還有,這到底關飛機何事?

跟她道別後,我繼續往教室走,看到了賣報紙的攤販,平常,都是看到他辛苦的與人兜售,沒想到今天竟是萬頭鑽動,人人搶購的盛況。
一向輸人不輸陣的我,當然也要搶到一份。

後來,報紙是搶到了,只是不知道,我當時所知的世界,竟會因為那份報紙中所傳達的訊息,從此變了樣。

也沒想到,我同學所指的建築物,竟然是那兩座建築物,竟然是那兩座我還來不及瞻仰他們的美麗,便已坍塌,毀壞的偉大建築物。
而飛機,竟然不只是被攻擊的目標,而同時也是攻擊的武器。

而剩下的,成為我們這一代,忘不了的一段歷史。 (The rest is history.)
你是否還記得那天呢?

恨自己,很簡單,愛自己,也沒那麼難

常常聽到這樣的一句話:
『一個不知道什麼是愛自己的人,是無法真正的去愛別人的。』 小時候看到這句話真是驚為天人,覺得這實在是太有道理了,現在再看時,雖然還是覺得它有道理,卻覺得這個解釋也太攏統了一點。

到底什麼才是愛自己呢?
到底要怎麼做才是愛自己的表現呢?

愛有關自己的一切嗎? 我以為那是自戀
愛自己所做的一切嗎? 我以為那是自大
愛自己做一切的決定嗎? 我以為那是自我

若把那些自戀,自大,自我的成分抽掉,那些剩下來的部分應該就是愛自己了吧?!

那些剩下來的東西又到底是些什麼呢?

應該是ㄧ些有關於『自我價值』的東西吧~

何謂『自我價值』?

大概來說,應該是:『相信, 我,我自身,我自己,我個人,是有存在的價值的。』

即使,那個所謂外在的我,什麼條件都沒有,拋開那些有關美麗的,帥氣的,富裕的,才能的一切,

總是還有剩下些什麼吧?

也許是某種態度,也許是某種氛圍,也許是某種姿勢,也許是某種夢想,也許是某種追求,也許是某種回憶,也許是某種期盼,........等等等。

我想,那些剩下來的元素,也許就是我們每一個人愛自己的條件了。

我愛我自己,並不是因為我美麗,而是因為我對美的追求;
我愛我自己,並不是因為我是最好的,而是因為我是美好的;
我愛我自己,並不是因為我得到了你的關注,而是因為與你在一起,我突然覺得我不但做的到,我甚至還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我愛我自己,並不是因為我沒有缺點,而是因為,我知道我有缺點,我接受我自己的缺點,我疼惜這個有缺點的我,同時我也知道,我的缺點並不代表我,而我卻有能力改變它;
我愛我自己,並不是因為我擁有什麼,而是因為,我明瞭,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什麼都可以,也什麼都有可能,會失去。

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什麼都可以失去;
除了我自己以外,我什麼都有可能,會失去。

若有這樣的體會,我們怎麼能不愛自己呢?

當然,有些人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愛自己的,
那也真的沒有關係,
學習愛自己是一個過程,也只是一個過程,
沒有一個人是生下來就知道如何愛自己的,
我也沒辦法告訴你要如何學會愛自己。

只是也許,學習愛自己的第一步,並不是想辦法愛自己,而是試著不再這麼恨自己而已~
不再一昧的埋怨自己為什麼不會愛自己。

試著不再這麼恨自己為什麼令人失望,而是想想自己現在能做什麼,才能讓明天的自己,對過去的日子,不感到後悔,遺憾。

試著不再這麼恨自己為什麼不能達到所愛…

波菜炒飯

日前讀白石一文的『愛有多少』其中一章短篇『致二十年後的我』,故事中的女主角,在一日公務的交流聚會裡,不小心遇到了曾經中傷過自己的前夫,

她心煩意亂的回到家裡,拿出冰箱裡的剩菜,自己為自己煮了一頓只屬於自己的晚餐,她那一夜做晚餐的過程,書中是這樣描寫的:
岬站著把寶特瓶裡剩下的飲料一飲而盡,然後走進廚房,確認冰箱裡庫存的食材。冰箱裡有昨天買的波菜,只要再打一個蛋,就可以做成波菜炒飯。再用之前買的冷凍水餃和雞骨高湯顆粒煮一碗水餃湯,晚餐就搞定了。做菠菜炒飯一定要用剛煮好的飯,她裝了兩杯越光免洗米放進電鍋的內鍋,稍微沖洗後,加入比往常少一點的水。她把內鍋放進電鍋,按下電源,選擇的快煮的模式,但也要二十分鐘才能煮好。她決定先去洗澡。岬走出浴室,換上居家服,她一邊喝著罐裝啤酒,一邊下廚。波菜炒飯很簡單,先把打好的蛋加入油鍋,再把剛煮好的飯,以及一整把隨意切成小段的菠菜通通放進鍋裡,加入胡椒鹽炒一下,淋上少許醬油就大功告成了,味道卻美味可口。 很奇怪,從來不愛炒飯,也不愛波菜,但讀到這段後,不知為何,波菜炒飯這道菜就從此縈繞我心,很想很想煮來吃吃看。

同時也覺得這段文字充滿了現代女性,在面臨生活中的挫折與辛酸的時刻,對於如何治癒自己,所展現出的神奇魔力。

想起一個獨居的失婚女子,在不知所措之下,看到了曾經重重地傷害過自己的前夫,事後回到獨居的家裡,自己煮一頓美味而簡單的料理,來治癒自己空虛的胃與空乏的心的過程,不知不覺中,自己也得到一點安慰與力量。

也許,今天不是我的日子,可是起碼,我可以用自己的力量,把自己的今天,過的幸福一點點。

今晚,我也煮了一鍋波菜炒飯。








還不錯吃,只是有點濕黏~~

Ahead of his time

Freddie Mercury Happy 65th Birthday~
Google says happy birthday to you too!!


I don't know you that much but your music always heal my soul~

『Blue Valentine』 藍色情人節

很多人說這部好看
但是在說好看的時候都面帶悲戚
而且說好看的後面一定會接一句:『但是............』
『 Blue Valentine 很好看,但是........唉~~~~你看了以後就會知道了....』
『 Blue Valentine 很好看,但是.......你可能會覺得很sad.....』
『 Blue Valentine 很好看,但是........嗯~看了以後你可能就不敢結婚了....』
『 Blue Valentine 很好看,但是........最好別與男女朋友一起看....』
『 Blue Valentine 很好看,但是...................』 在聽到第四個人與我說: 『 Blue Valentine 很好看,但是............』的時候,我知道,應該是拿來看的時候了.......



這是一般西式婚禮中大家最常聽到的婚姻誓言, Do you, ____, take , ____, to be your (husband/wife), to have and to hold, from this day forward, for better, for worse, for richer, for poorer,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until death do us part. I, ____, take you, ____, to be my (husband/wife). I promise to be true to you in good times and in bad, in sickness and in health. I will love you and honor you all the days of my life.[你,XXX,願意與XXX結為夫婦,從今日起結為連理,無論未來是好,是壞,是富有,是貧窮,是疾病,是健康,直到死亡把我們分開為止。 我,XXX, 願意成為你,XXX的丈夫/妻子。無論未來是好,是壞,是疾病,是健康,我承諾我會對你忠實如一,我會一直愛你,也一在我生命中的每一天榮耀你
很感人的一段話,對吧?!
看完『Blue Valentine』這部電影,這段話,不知不覺就變成這樣有畫面.... 你,XXX,願意與XXX結為夫婦,從今日起結為連理,…

KUSHIYAKI: Bar & Grill

走出Kushiyaki 才發現它原來是屬於AZUMA集團的,Azuma是ㄧ位澳洲小有名氣的日本廚師,他的同名餐廳,於2010年的時候得到ㄧ頂由雪梨先鋒報所評鑑的廚師帽(澳洲的餐廳得到由雪梨先鋒報所評鑑的ㄧ頂廚師帽的意義,如同法國餐聽得到米其林所頒發的ㄧ顆星ㄧ般), 心想:難怪~~

又找到ㄧ家心儀的餐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