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ly, 2011

孩子 kids 之二: 習以為常

上禮拜去買菜的時候, 看到一對母子,站在收銀櫃台前付帳, 那位母親身材高大,壯碩,稻穗色的頭髮黃中帶灰,廉價的太陽眼鏡隨手插在頭上,一臉不耐。
那個十分瘦弱的男孩看起來差不多十歲,帶着一頂對他來說絕對太大的帽子,怯生生的推著看起來對他而言,絕對太重的超市手推車, 靜靜的等待著。
付完帳後,男孩開心的回過頭去,不知對母親輕聲的問了句甚麼,
突然之間, 那母親高舉起她的大手,往男孩的後腦杓用力一拍, 其力道之大,男孩的帽沿與額頭差一點便要敲到超市手推車的把手。 男孩呆住,我也呆住, 他看著我,我也看著他。
此時, 母親帶著中氣十足的音量,滿懷憤恨,以脅迫的語氣說:『You be careful, if you continue to be like this, see what I'll do to you at home. 你給我小心點,再來的話,回家我們走著瞧。』
她說著的同時,表情可怖,眼神中的殺氣與兇狠,令人無法錯過。
當我還是呆住的同時, 男孩卻已恢復了平靜與沉默, 雖然還是可以看到他眼中的窘迫與膽怯, 但那也只是一秒鐘的事。
他默默的移開與我相對的眼神, 低下了頭, 那一頂對他來說絕對太大的帽子的帽沿, 幫助了他躲避四周圍的目光, 也保護了他那卑微易碎的自尊。
我當下體會到,這一切,對他而言, 是如此的習以為常。

China Doll

中菜餐廳,有沒有可能像享譽國際的高級餐廳一樣,
拋棄圓桌和菜的觀念,抓住人們相聚用餐時 那起,承,轉,折的悠揚結奏, 只僱用美麗,帥氣,專業,和藹, 令每一個到此用餐的人都感到如沐春風,賓至如歸的可愛員工, 打造出一個裝潢時尚,大氣卻又讓人倍感舒適,暢所欲言的用餐環境?
這個問題,我問過自己與別人很多次。
終於昨天,有幸得到了一個肯定的答案, China Doll  你做到了!

天意

有一個一陣子沒有相見的友人同我說
我變白了
皮膚好像變好了

我好開心
也好意外為什麼自己會這麼開心

謝謝你
你知道我在說你

請聽我說
我們一定可以的!!

因為這是天意

我期待
我期待明天的自己
我更期待明天的你

因為這是天意

個人意見: It could be you

個人意見: It could be you: "你知道,柿子挑軟的捏。 那你知道,當軟柿子捏過以後,下一步是什麼嗎?是捏那些更硬的柿子。 如果今天特定的宗教團體裡的少數人,可以因為他們對教義的錯誤理解,就試圖(不只試圖,是使用變造,抹黑,不實指控,甚至不大光明的手段來操作)改變國家順應世界人權潮流的教育政策,那麼,誰能..."

算妳狠

買了一堆張愛玲新版的著作,想把以前讀過的,重新讀過,沒有讀過的,迎頭趕上。 只是覺得每次只要讀她的作品,就不禁惋嘆靠腰,無語問天

為什麼有人這麼能寫,為什麼!!!!
每次讀她的書時 不但心情陷入低潮 (故事總是太充滿畫面,情節總是太慘,人物刻劃總是變態的太真實....) 連讀書時的臉部表情也往往被影響 不是陷入呆滯狀態 就是出現驚攣症狀 臉上的皺紋更是不請自來 卡在臉上 她的著作,對於信心培育,養顏美容與安心定神來說,想必只是有害無益的........
才讀完一本,卻感覺已老了十歲.....
張愛玲女士,算妳狠!!!
(文豪的不凡,從其角色的命名便可以一窺端疑,從梁薇龍,周吉婕,言子夜,聶介臣,馮碧落,言丹朱到龔海立,許小寒;從白流蘇,范柳原到曹七巧等等等...都可是脫俗,充滿原創味道的好名字呀!!......)




Amy Winehouse 1983~2011 REHAB

They tried to make me go to rehab but I said 'no, no, no'  他們要我去勒戒但我說不不不

幸運無比

雪梨連日來陰風苦雨不斷
刺寒的陣風與綿綿的細雨下個不停
窘迫,失意而又濕透了的人們
把沿街的垃圾桶裡
塞滿支離破碎的傘具
這景像彷彿預知了雨季的延續

Koko Black (坎培拉奇談: 番外篇)

這次回坎培拉參加Y的畢業典禮,
點點滴滴上心頭,
有關這個城市的一切,短時間內,似乎劃上了一個圓滿的句點,
買了花,照了像,
我們功成身退。

這次以過客的心態,
走走停停,
想想看看,
不禁覺得,
其實有關這個城市的記憶,
也不都是壞的。

只是人們的記憶,
就像戲裡演的那樣,
總是正邪不倆立,
愛恨分明。

我們往往不願意去接受,
一場戲一旦落幕了,
所有好的,壞的,不可原諒的,或是無法忘懷的,
都只是我們自己的。

而戲只是戲,
過去只是過去。

凡是那些入戲太深的,
或著是活在過去的,
總顯得不合時宜,
被拋下,遺棄。

而任何不合時宜的,正是我所厭惡的。

總之,
我想說的只是,
其實坎培拉還是有它迷人之處的,

例如,Koko Black~~
Koko Black 是於2003年在墨爾本成立的一家巧克力專賣店,它專門販賣比利時手工巧克力,於2008年駐入坎培拉最大的購物中心Canberra Centre.

它是一家溫暖,古典,服務到位的巧克力專賣店, 我個人認為目前雪梨的任何一家巧克力專賣店 (包括Lindt, Guylian, Max Brenner 等等),沒有人可以望其肩背。

其實,我也知道,為什麼會這麼喜歡Koko Black的其中一個原因,應該是它還沒開到雪梨來,所以目前雪梨還買不到,

而往往買不到的,都是最好的。

不過, 無論如何,
Koko Black為我在苦澀,寒冷的坎培拉歲月,帶來了一些些的溫暖與甜蜜, 就像我最喜歡的70%黑巧克力一樣,總是Bittersweet~~

秘密花園: 再訪Becasse

一進入Justin North的Becasse,立刻便聯想到英國女作家Frances Hodgson Burnett的小說《Secret Garden》祕密花園。 Becasse 是法文中《鷸》的意思,就是鷸蚌相爭的鳥類《鷸》,主廚為Justin North,是一家法國餐廳。

我必須說我對Justin North有一種偏愛,從第一次從電視上認識他,我就跟我自己說,我一定要去吃吃看Becasse.

為什麼呢?

第一,覺得他很親切,因為他是從我第二個故鄉,紐西蘭,出生成長的小孩,並在澳洲獲得了成功。
第二,電視中,他所煮的Pork Belly(就是五花肉啦~),讓我想吃到想哭。
第三,我喜歡他的長相,談吐。
這是Becasse第三次搬家了,從另類前衛的Surry Hills到低調溫暖的Clarence Street,再次變身,駐進目前雪梨市內號稱最高級的購物中心Westfield Pitt Street,破繭而出,變成現在獨一無二的Becasse。

去年第一次去位於Clarence舊址的Becasse吃晚餐,從七點吃到十一點而不自知,從此回味至今。

今年得知它的遷移
更想一探究竟,溫故知新~
因為Becasse的關係
一天夜裡
得以忘記寒夜的悽苦
與世事紛擾
來到一個祕密的花園

除了
吃餐
喝酒
談天
說地以外

什麼也不用做
什麼也不去想

盡情的在祕密的花園裡
嬉戲
玩耍

再次謝謝Becas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