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main content

Posts

Showing posts from June, 2011

十年

Thank you for those glorious years.
Thank quay for a night to remember.
Thank Sydney for its beauty.
Thank God for all of the above.

Elliott Smith - Between The Bars

Between the bars 酒吧之間
Drink up baby, stay up all night
喝吧~寶貝,晚上別睡了
With the things you could do
可以做的事情這麼多
You won't but you might
那些你雖然說你不會但也許會去做的事
The potential you'll be that you'll never see
那些你永遠看不到的未來與那個有潛力的自己
The promises you'll only make
那些你只管開的空頭支票
Drink up with me now
就跟我喝吧


And forget all about the pressure of days
忘了日常的那些壓力吧~
Do what I say and I'll make you okay
照我的話去做我會罩著你的
And drive them away
把他們都趕走吧~
The images stuck in your head
那些你腦海裡的畫面~

The people you've been before
那些過客
That you don't want around anymore
那些你不想再接觸的過客
That push and shove and won't bend to your will
那些推擠你與不曾屈服於你的過客
I'll keep them still
我會使他們停止的

Drink up baby, look at the stars
喝吧寶貝,看著星空
I'll kiss you again between the bars
我會在酒吧之間再次的親吻你
Where I'm seeing you there with your hands in the air
看著你把雙手舉向空中
Waiting to finally be caught
等待最後被擄獲
Drink up one more time and I'll make you mine
再喝一杯吧, 你將屬於我
Keep you apart, deep in my heart
在我心深處把你們隔開
Separate from the …

『 馴 養 』

我真的不曾喜歡貓
真的
活了這X十幾年來(................)
如果你問我
嘿~你喜歡貓還是喜歡狗? (are you a dog person or cat person?)
我一定說: 當然是狗啦~狗比較可愛~貓看起來很難相處耶!!
家裡一直也都只養狗

千千萬萬沒想到
今天
竟然變成了一個
自己承認
十足的貓奴

我的貓叫MJ
是的
就是為了紀念那位MJ

MJ 這個名字
是在我們在決定去RSPCA領養之前
就取好的

為什麼會選這個名字
除了紀念MJ之外
也是因為覺得它男女通用
例如Michael Jackson, Michael Jordan and Mary Jane.........
都可以縮寫為MJ

為什麼會決定養貓呢?
完全是因為目前的公寓太小
不適合養狗
而且
狗狗很需要很多的注意力與很多的時間陪伴
與寬敞的空間
簡單的說
就是現在的我們無法保證可以給予狗狗完善的照顧

所以
養一隻貓就成了我們所有的第二個最好的選擇

第一次看到MJ的時候
我就知道
它是我的MJ

它當時十二個星期大
沒有家
沒有血統
沒有健康(它有貓流感,必需與其它健康的貓隔離,而且流感的細菌會跟著它一輩子)
沒有人要 (我朋友在看了它的照片後,說在台灣不會有人要它, 因為它的四肢的毛是雪白色的, 迷信說這樣的貓不吉利...... )
總而言之
它是隻流浪貓

我看到MJ的時候
它也看到了我
我找到它的時候
它也找到了我

我無法解釋這是什麼
我只知道我們之間
存在一種連結

我只知道
MJ馴養了我

我只知道
它是這個世界上唯一一隻
會認出我回家的腳步聲
而跑到門口迎接我的貓





心想事成

特別想找的書 逛了一家二手書店找不到 逛了一家精品書店還是找不到

沒有死心 因為我就是知道我會找到 跑到一家連鎖大書店 在特價區的小角落找到了 原價二十二塊澳幣打折變六塊
書店: 三家 時間: 兩小時 價錢: 六塊澳幣 受到上帝關注,心想事成的感覺: 無價

坎培拉奇譚之五

真正的淑女不會告訴他人,她讀過多少書,去過多少地方,因為她沒有自卑感- 亦舒 坎培拉這個奇怪的地方
像一面鏡子
站在這座鏡子的前面
有時會看到一個跟自己不太熟的我

這個我
曾經非常非常的討厭著一個人
印象中
自己似乎從來不曾對一個人有過如此強烈的厭惡
每當她一開口
我就誠摯的希望自己沒有耳朵
可以不要聽到她講出來的蠢話

也許是羨慕
也許是忌妒
也也許是她真的太蠢

大部分的時候
我乞求上蒼
可以讓我對她表現出真正的漠不關心

可是
人生就是這樣
每當越覺得需要汲汲表現對一個人的不屑與漠不關心時
往往凸顯出的是自己品行上的不足
同時也暴露了自已對當時現況的不滿與自卑

現在回想起來
才體會到
當越想在別人面前證明些什麼的當下
無論是言語上的一時之快
見識上的高人一等
物質上的優劣之分
等等等
在出手的那一瞬間
自己就已經慘烈的敗給了自己

原來
當時的她
是一面鏡子

而令我真正感到厭惡排斥的
竟然是鏡子中
醜陋無知的自己

現在才深刻的了解到
自己當時
輸的多慘


pic of the day~ words of the day~

V8 Diesel 巧克力不可思議

V1: Flourless chocolate 沒有放麵粉的巧克力
+V2: Chocolate crunch 巧克力碎片
+V3: Burnt chocolate brulee 烤巧克力布蕾
+V4: Chocolate macaroon 巧克力馬卡龍
+V5: Chocolate jelly巧克力果凍
+V6: Chocolate creamaux  一種質地在巧克力醬與巧克力慕斯之間的東西,creamaux 為法文,等於creamy 的意思
+V7: Chocolate chantilly 一種用巧克力與水所自成的巧克力奶油,但是完全沒有加奶油......
=V8 (不要問我為什麼只有七種質地的巧克力但是叫V8,因為我也不知道,網站就只有寫這麼多.......)






adrianozumbo 
店的詳細資料請按上面聯結

坎培拉奇譚之四

坎培拉是一個人造城市
據說是在西元一九零幾年初期
當時的澳洲政府無法決定要從雪梨或墨爾本之間選擇哪一個城市當首都
兩城相爭僵持不下
不知哪位天才人士提議

若繼續這樣擺不平的話
乾脆把首都蓋在雪梨與墨爾本的中間好了
當時看似玩笑的提議
竟是成就今日現況的契機

我第一次看到坎培拉這個城市的時候
就清楚明白的了解
所謂人造城市是甚麼意思
全市以國會為圓心
向外擴張


任何的建築物與樹木都井然有序
道路寬廣
旗海飛揚


想像中的理想國
似乎就是長的這個樣子


坎培拉有另一個我個人覺得
三分有趣
三分詭異
四分不可思議的現象

這個現象就是大家的職業
我是知道因為坎培拉是首都的緣故
百分之四十到五十的人口都從事公職
光是國防部就雇用了將近其十分之一的人口

不過
每次與朋友或同事甚至是不相干的人
談論到彼此,其配偶或是親友的職業
都覺得非常的刺激,內容絕對難以預期

"哇!你是研發武器的人員呀~~"
"ㄡ~你老公是首席聯邦律師啊!"
"嘿~Echo 你知不知道誰誰誰的老公是最高法院的大法官,之前那則新聞提到的大案子就是他審理的歐....."

其中
另我印象最深刻的一次對話
是有一次
下班時分
我在公車上放空
突然有一位女士與我說話
她問我可不可以向我問路
我硬著頭皮答應了
她問我知不知道坎培拉醫院要在哪一站下車

心想剛好我正要去那等Y下班
就一路同行
她與我說她剛抵達坎培拉
所以對一切都十分陌生

我問她來這是準備長住還是洽公
她說洽公,正要去坎培拉醫院看明天演講的場地
她是醫生,常年住在非洲研究
這兩天被坎培拉醫院邀請演講發表研究結果
我已忘記了我們之間其他的對話了

我只清楚的記得
當時默默的問自己:
『坎培拉到底有沒有與我一樣的普通人呀??!!!』

坎培拉奇譚之三

剛開始在坎培拉長住的時候
正好是由春入夏的季節
天氣漸漸變熱
不知為何
我的皮膚一天比一天癢了起來
而且每天下午的時候頭都很痛

後來才知道
原來坎培拉是沙漠型氣候
早晚溫差極大(有時早晚會出現四十度左右的溫差,例如一天內從凌晨的零下五度上升至正午的三十五度......)
空氣非常乾燥
如果不每天擦乳液
皮膚就乾燥的既紅又癢

當正午太陽直射的時候
溫度甚高
身體雖然一直失去水分
可是因為實在太乾燥了
體內的水份來不及變成汗液排出
直接被陽光給蒸發掉了
所以
若不留意按時給身體補充水分
很容易在不經意時出現中暑現象

中午時分因為太陽太過毒辣
幾乎不曾看到任何人在外面走動
公車在不是尖峰時刻最快半小時一班
沒有車
幾乎等於沒有腳
因此
坎培拉百分之七十的人都以車代步
由於當時上班地點沒有適當的公車經過
上下班時幾乎都必須靠Y接送

在坎培拉沒有車也不會開Y手排車的我
第一次沒有自己的車
也第一次意識到自己在那兒竟變成了個無能
也沒有辦法掌握自己的時間的人
深覺自己不但無能
更似乎是一個會為Y帶來麻煩的人